365篮球比分

中國孩子在美國申請高中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2019-03-15作者:姜丹迪編輯:書問閱讀

興許是昨晚的氣氛成了僵局,第二天吳媽媽便打給房東問能不能提早搬進去。一聽母女二人決定立刻交錢入住,房東心花怒放地表示熱烈歡迎。


由于來美國前好友的各種保證,吳媽媽并沒有通過中介承辦任何事宜。但是來美國后好友并不熱心,所以本想著在美國慢慢適應的吳暇母女在兩眼一抹黑完全不了解美國的情況下,只在小單家住了一個星期就徹底獨立出去。吳媽媽清楚地意識到,真正的留美生活已然開啟。在接下來的日子里,她將獨自帶著女兒面對所有可能發生的、難以預料的情形。


從單阿姨家搬出來的第二天,也就是入住頂層小房間的第二天,吳暇母女早早地來到單阿姨介紹的那所位于洛杉磯R市名為R高中的公立學校報到。單阿姨曾說歡歡就在這所高中上學,所以如果將來吳暇來到美國后也可以上歡歡這所學校,畢竟公立高中全部免費不要一分錢。


母女二人興沖沖地來到學校,竟也是一片平房。她們拿著一摞資料,七拐八拐好不容易才找到新生接待處。


“一會兒進去了要對老師有禮貌,給老師留下個好印象。”吳媽媽在開門前特意叮囑道。


“我知道。快進去吧,曬死了。”吳暇收回擋在額頭上的手,推開了新生接待處的門。


“How can I help you?”一位年紀很大的白人女教師在聽到門被推開的那一刻,頭也沒抬,面無表情地問著。


“Hi, I am... I am new student. I want to study in this school. Thank you.”吳暇結結巴巴地說著。


白人女教師這才抬起頭,打量了吳暇母女一眼。隨即問吳暇要個人資料。吳暇母女聽了半天才聽懂對方是管自己要資料,于是趕忙答應: “哦哦,好的好的。噢,不是,OK, OK. This is... ah, give you.”老師接過資料沒再多說,空氣中只剩下母女二人尷尬的笑。


“你資料不全,我無法幫你辦入學手續。”老師把資料遞給吳暇,依舊面無表情。


吳暇母女以為自己理解錯了,又詢問了老師好幾遍,并指著帶過來的國內高一成績單給老師看,生怕老師漏看了這一頁。


“對不起,如果你們想在我校上十一年級(國內高二)就必須提供九年級和十年級兩年的成績單。你們現在只帶來了十年級的成績單,所以我們無法幫你辦理入學手續。”


聽完老師的解釋,吳暇母女愣愣地站在學校接待大廳,如遭晴天霹靂。


不能入學?她們已經按照單阿姨在電話里說的那樣提供了國內高一成績單的所有原件和復印件,也準備了身體各項指標合格的體檢證明,還帶齊了護照、綠卡和房東幫忙提供的水電費的住宿信息。為什么現在突然又說需要初三的成績單?吳暇母女簡直不敢相信!


“小暇,老師是說咱們少準備了一年成績單嗎?要不你再跟老師說說,讓她通融通融。之前小單沒跟我說要準備初三成績單啊。她在電話里說她已經來學校打聽過了,說只帶高一的就行。怎么現在又要初三成績單了?你問問老師是不是剛改的政策?你跟她說咱們上個禮拜就到美國了,要是這禮拜剛改的政策能不能按以前的執行?”吳媽媽焦急地說。


吳暇明顯也快急瘋了,她結結巴巴地邊說邊用電子詞典翻譯。但老師給出的答案卻是:“我們沒有改過任何制度,從我校成立以來就是這樣的入學流程。”之后又補充了一句: “你確定你朋友來學校幫你詢問過?如果她真的來過,我們不可能給出那樣錯誤的消息。”說完便繼續低頭處理自己的事情。


吳媽媽眼看老師送客的姿態已經擺出來了,只得帶著女兒往出租屋走去。


“媽,你說這是怎么回事啊?”吳暇急得快要哭出來,她不明白為什么來到美國后就沒一件順心的事。


“別急別急,我給你單阿姨打個電話問問。這事真是怪了,她明明跟我說只需要準備高一的成績。”吳媽媽邊說邊從包里翻出手機。


“喂?”單阿姨接通了電話,但明顯語氣不太友善,想必還在對吳暇母女搬出去的事耿耿于懷。


“喂,小單啊。有個事兒我想問你啊,小暇那學校……”吳媽媽還沒說完,就被單阿姨打斷了。


“我現在上班呢,學校等過幾天我有時間了再帶你們去看。還有一個月才開學呢,著什么急。”


“不是小單,我們今天去學校了,他們說我們帶來的資料不全不讓小暇入學。”


“啊?資料不全?不可能啊,是不是你們沒聽懂老師說什么啊。行了,先不說了,我下班再打給你吧。Bye.”說完單阿姨便掛斷了電話。


“怎么樣?單阿姨怎么說?”吳暇一臉期盼地望向媽媽,渴望從媽媽口中聽到令她滿意的回答。


“她上班呢,說下班再給我回電話。沒事,車到山前必有路。咱們先回家吧。”


掛斷電話后,單阿姨也明顯愣怔半天。在她看來,一定是吳暇母女英文不好沒理解清楚老師的意思才誤以為是資料沒帶全。不過她也很清楚,自己并沒有百分百的把握支撐這個觀點,畢竟當年歡歡入學時自己根本就沒參與過。


“小單你想什么呢?誰的電話啊?”見小單有點魂不守舍的樣子,短發女同事又開始八卦起來。


“哦,沒什么。就我那朋友,她說她女兒入學手續不齊不讓她上課。”


“她上幾年級啊?你兒子那學校嗎?”


“我也不太清楚,應該是高二吧。”


“難怪呢,她肯定是少帶了一年的成績單,所以才不讓她入學呢。前幾年我老公哥哥的小孩來這邊上學,就差點出現這個問題。”


“啊?少帶什么成績?”


“她如果開學后上高二,就要帶國內高一還有初三兩年的成績。因為美國這邊高中是四年制的,所以美國的高二相當于國內的高一。要是你朋友的小孩在國內該上高二了,那其實在美國就是上高三了。所以她肯定是沒帶國內初三那年的成績單才不能順利入學的。”女同事頓了頓又補充道,“不過她們來之前應該都打聽清楚了啊,怎么會犯這么低級的錯誤呢?”


單阿姨聽完同事的解釋,心里早已亂作一團。由于兒子之前一直在姑姑家住,所有上學的手續都是那邊幫著打理,自己根本就不了解學校的規章制度。雖然何姐在電話里再三強調希望自己能去學校打聽,但由于自己嫌麻煩就沒親自去。一想到自己只是憑空想象地告訴何姐只需帶上國內高一的成績就能順利入學,單阿姨突然覺得事態很是嚴峻。她很想打電話向何姐解釋,不過轉念一想既然當初自己在電話里信誓旦旦地承諾過她們一切都已經安排妥當,又怎能實話實說告訴她們自己壓根就沒去學校打聽?


想到這,單阿姨又再次詢問了一遍短發女同事: “你很確定美國跟中國的年級分配是不一樣的?”


“是啊,美國高中是四年制的,九年級到十二年級呀。九年級就相當于國內初三,十二年級就相當于國內高三。”女同事捋了一下頭發,疑惑地看著單阿姨,“不是吧小單,你兒子今年不是正好上十二年級嗎,你難道真不清楚這些事情?”


單阿姨略顯尷尬,忙堆笑說:“嗨,我不是平常事情太多了嘛,學校的事都是他自己聯系的,我基本上都沒操過心。”


“你可真有福氣,兒子這么獨立。我家老二要是長大以后能像你兒子這么省心就好了。”女同事一臉羨慕地望向單阿姨。


單阿姨很想說,其實自己兒子也并不省心,但礙于面子只得說:“嗯,是。他是挺讓我省心的。嗯……先不說了,我剛想起來還有幾個電話要打呢。”說完便拿起辦公桌上的座機,假裝要給客戶打電話過去。


吳暇母女頂著大太陽走回那棟淡藍色的房子,吳媽媽掏出鑰匙打開大門,發現孫先生正在客廳看電視。三人打過招呼后,吳暇母女隨即進了自己房間。


房間依舊很熱,卻多了一匹布藝窗簾。吳媽媽昨天通過黑車司機的介紹,在離這很遠的M市的一家家具店里買了一個單人床墊和布藝窗簾。由于店員說床架暫時沒有現貨,所以母女二人決定先湊合一下只睡床墊。于是在這個不到八平方米的、熱得像蒸籠一樣的西曬的房間里,又多了一個單人床墊、一匹并不養眼的窗簾和四個從北京帶來的大號行李箱。由于心疼女兒,吳媽媽睡原本房東留下的那個床墊。至于吳暇,則睡那個昨天新買的床墊。


這樣艱苦的生活對吳暇來說是從未設想過的。就算退一萬步講,北京各所學校的宿舍樓都要比她現在住的地方強得多。她不禁心生困惑,疲憊地說:“媽,你說咱們來這兒受這罪是圖什么?電視里天天報道說美國怎么怎么好,生活水平怎么怎么高,這不都在那胡說八道嗎。這破地方到底哪兒好了?我真快受不了了!”


吳媽媽看著女兒,不由得也是一陣心酸。“小暇啊,都怪我。要不是我看你單阿姨為了咱倆住在客廳過意不去,再加上她每天那么忙也沒時間帶咱們看學校,所以我才想著咱們自己早點搬出來,盡快熟悉周邊環境。哎,讓你受委屈了。是媽媽不好,我不該這么著急。”


“媽你瞎說什么呢,這不是你的問題。咱們早點搬出來是對的,在她那天天憋著寸步難行早晚得生病。我的意思是說自從咱們來到美國就事事不順,而且單阿姨也一點忙都幫不上。你說學校這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是不是剛才那老太太故意不讓我上啊?”


吳媽媽看了眼手機,才上午十一點。“一會兒十二點多你單阿姨應該能有休息時間,到時候我再打電話問問她是什么原因。然后晚上我也給你爸打個電話,等他那邊起床了我跟他說一下,讓他去你學校開個初三成績單的證明。”


“開什么呀,大不了不上了!你說咱們在北京哪兒受過這窩囊氣?有吃有喝的什么也不用操心!”吳暇氣急敗壞,什么都不想管了,“媽,要不這樣,咱倆甭跟他們磨嘰了,直接訂個機票回去得了,我在這兒真快被他們氣死了。”


吳媽媽理解女兒從小到大沒受過什么委屈,畢竟所有事情都是他們幾個大人在替吳暇安排處理。吳媽媽想到女兒早晚要步入社會自己獨當一面,所以一直想找機會鍛煉一下女兒的耐性。之前在北京一直找不到合適的時機,她覺得眼下這件事倒是個不錯的機會。


吳媽媽捋了捋思緒,望向女兒說:“小暇啊,你做事不能太急。出國前我跟你爸就提醒你了,到了外面肯定會遇到很多狀況,你要學著如何解決問題而不是只顧著逃避。你要是現在回國了,不又得荒廢一年?再說我跟你爸還得再去給你找新學校,跟在美國是一個道理,所以咱倆就算現在回去也解決不了根本問題。”


吳暇不吭聲,繼續在那兒生悶氣。


“這屋里實在太熱了,咱倆到客廳坐會兒去吧。我也正好想想一會兒怎么跟你單阿姨說。沒準真是咱們聽錯了呢,說不好那外國老師不是那個意思呢。”吳媽媽安慰女兒,順道兒也安慰下自己。


吳媽媽擦了把臉上的汗,跟女兒一前一后地走下樓梯。


“小何啊,今天學校的事情辦得怎么樣啊?”孫先生見母女二人從樓上下來,關切地問。


“哎,別提了。學校老師說我們手續不齊。小暇要上高二,美國這邊需要我們提供初三和高一兩年的成績。我們只帶了高一一年的,所以只能讓她爸再到以前學校跑一趟了。”


“沒事的,不要擔心。美國學校很好說話的,他們不會讓孩子沒學上的。現在離開學還有一陣子嘛,你們可以先去周邊玩一玩,也算了解美國文化了嘛。”


“孩子學校的事情還沒落實好,哪有心情玩兒啊。再說我們哪兒都不認識,還是別玩了。”


“話不是這么說的,既然這幾天事情也解決不了,出去轉轉總是好的。離這里不遠的地方有一個旅行社,等會兒太陽下山了我可以帶你們去。舊金山蠻好的,可以去玩幾天。美國好無聊的,你們才剛來就這樣悶在家里肯定會很難過的。相信我,出去轉一轉心情就會好的。”孫先生慢條斯理地說給吳媽媽聽。


吳媽媽聽完孫先生的建議,也覺得既然事情一時半會兒解決不了,還不如出去轉轉散散心。她轉頭看向女兒,說: “小暇啊,我覺得孫先生說得有道理,你想不想去其他城市看一看?反正咱們現在待著也是待著,出去轉轉開開眼界也不錯。”


“我無所謂,反正我對美國已經不抱任何好感了。”


一聽女兒同意了,吳媽媽趕忙對孫先生說:“孫先生那就辛苦你等下陪我們走一趟了。會不會很遠啊?要是太遠我有黑車司機的電話,咱們可以打車去。”


“不遠的,太陽下山就不怕了。走半個小時就可以到的,另外我也可以給你們介紹一下周圍的情況的。”


孫先生的話,讓吳媽媽生出一股暖意。她是多么希望對自己說這番話的人是小單,而不是才剛認識不久的鄰居。


聊了一會兒,吳媽媽看時間差不多了,回屋拿起手機撥通了小單的電話。


這次響了很久單阿姨才接起電話。“喂?”


“小單啊,是我。我就是想問你小暇上課是不是要帶國內初三的成績單啊?你之前去學校幫我們問的時候他們是不是忘記說了?”


“哦,何姐啊。好像確實是需要帶初三成績單,我之前一忙就把這事給忘了。那你讓小暇她爸再去學校開一個吧,反正離開學還早著呢。”單阿姨在電話那頭輕描淡寫地說著,仿佛這一切都和她沒有半點關系。


“哎呀小單,你怎么把這么重要的事忘記說了呢。我們來這邊就是為了小暇上學的!”吳媽媽一聽也有些生氣,畢竟她們選擇這么早來到美國,就是為了在孩子開學前把所有事情都辦妥。


“我能有什么辦法啊?我自己一個人又要工作又要養孩子,天天忙得要死,哪能記得住這么多東西?再說這也不是什么要緊事啊,反正你們有綠卡,美國學校肯定都會收啊。歡歡以前上學都是自己弄的,肯定不復雜的。”


“歡歡在美國長大,肯定很多事情都清楚啊。小暇是轉學過來插班的,再加上我們英文本來就不好,肯定走的程序也是不一樣的。”吳媽媽還想往下說,一想到好不容易兩人通了電話,別再像上次似的鬧得不歡而散,于是換了個話題說,“這事兒就不提了,到時候我讓她爸先去學校跑一趟,然后再看看怎么辦吧。哦,對了,小單。我打算這兩天帶小暇去舊金山玩幾天,學校這事落實不下來孩子心情也不好。我就跟你說一聲,我怕回頭電話打不通你聯系不到我們。”


一聽吳暇母女剛來美國就想去旅游,單阿姨頓時又急了。其實連她自己也說不清到底這樣的情緒從何而來。只是當她一想到自己至今都沒去過舊金山,可何姐她們剛來美國就可以肆無忌憚地出去游玩時,心中那股無名火又“噌”的一下躥了上來。


“旅游?!旅什么游啊?!你們才來幾天啊,就想著去旅游?!”


“多看看外面的世界也是孩子學習的一種方式,再說我們憋在這兒什么也做不了,也確實沒意思。”


“美國就是這樣!你們來之前我就在電話里跟你說過了!在美國生活就要忍受孤獨、忍受寂寞!這里本來就沒有國內熱鬧,沒人天天聚會,也沒那么多朋友。我們辛辛苦苦地賺錢生活,不像大陸的人天天公款吃喝!”


“小單,你現在怎么變得這么偏激啊。你從哪兒聽來的說國內都是公款吃喝啊?我們都是平常老百姓,周末聚個餐都是花那點工資。還有啊,正是因為在這邊沒有事情做,所以我才想帶小暇出去轉轉,不然孩子憋壞了早晚得生病的。”


“網上啊,網上都這么寫的啊。難道你們出去吃飯都是自己花錢嗎?”


對話進行到這兒,吳媽媽已經不想再向自己兒時的伙伴解釋什么了。她不明白是小單太久沒回國,已經跟國內脫節了,還是網上那些一邊倒的言論將小單徹底迷惑了。只見吳媽媽隨便找了個借口,匆匆掛斷了電話。她靜靜地坐在那個單人床墊上,無暇顧及汗水早已滴落至脖頸。她只是搞不懂小單怎么會變成這樣?難道在國外待久的人都會變成這樣?無數的疑問困擾著她,吳媽媽不禁開始擔心自己的女兒將來會不會也變成這樣?不過轉念一想,立即打消了這個可怕的念頭。小暇這么懂事,再加上有自己陪在她身邊,自己的女兒肯定不會變成這樣。


吳媽媽算好時差,一直等到國內上午八九點鐘才撥通了剛從超市買的打往國內的電話卡。由于數字太長再加上學校的事弄得二人心情過于焦慮。吳媽媽撥了好幾次才輸對正確的回撥號碼。
電話是打給吳爸爸的。在跟吳爸爸說明情況后,吳爸爸說一會兒就去學校找老師幫忙。然而令他們失望的是,學校還沒開學,值班老師并不負責這方面工作,所以只能等到九月一號開學后才能開始處理此事。在得知這一消息后,原本抱著最后一絲希望的吳暇母女也徹底泄氣了。由于美國學校是八月底就開學,比國內整整提早了一個星期。如果等到九月一號才能找學校要來初三的成績,那等吳暇她們拿到成績單時估計美國學校已經開學至少一個星期了。


“媽,你說單阿姨是不是故意整咱們啊?怎么這么點事兒她都問不清楚。真不是我說她,如果是歡歡想到北京上學,你肯定各種學校到處對比了。”


“哎,現在說這些也沒意義。你單阿姨這么多年都自己一個人過,可能待人接物這方面也確實有點欠缺。你就別怪她了,一會兒咱們跟孫先生去買票,出去玩幾天就好了。”


話說到這兒,母女二人的房門突然被敲響了。


“誰呀?”


“是我。”外面傳來孫先生的聲音。


一聽是孫先生,吳媽媽立即把門打開。


“小何啊,不好意思呀,我忘記人家旅行社五點鐘就關門了。要不明天我給他們打個電話,先替你問問有什么行程吧?”


“好啊孫先生,那就麻煩您了。”


“不麻煩的,都是中國人嘛。出門在外,幫一幫是應該的。”


孫先生此話一出,吳暇母女頓時倍感欣慰。身在異國他鄉,能感受到臺灣同胞如此真心的關懷與幫助,可以說是母女二人赴美以來最大的收獲了。


第二天上午在孫先生的幫助下,母女二人在旅行社報了舊金山三日游的旅行團。出發日期是周六上午九點,吳媽媽回家后便將時間告知了小單。明知二人沒車,小單卻問了句:“用我送嗎?”


吳媽媽心里自然是希望小單能來送的,可是考慮到出發當天是周末,小單可以睡個懶覺,于是吳媽媽說: “不用了,我們走到集合地點就行了。你周末睡個懶覺吧。”


小單沒有推辭,說了句: “那好吧。”過了兩秒又補充道,“你們三天后回來時應該也快晚上了,到時候我下班順道接你們回來吧。”


“好,就這樣吧。”


很快就到周六了,吳暇母女早早地起了床。當她們把行李箱搬到門外時,正巧和晨練回來的孫先生打了個照面。


“咦?你們怎么走這么早啊?開車十分鐘就到了。”孫先生疑惑地問道。


“哦,是這樣。我們走路過去,怕一會兒晚了。”


“走路去?你朋友不送你們啊?”


“不用她送了,我們走過去就好了。”


“哎,走路至少要走兩三站地啊。你們知道在哪里集合嗎?”


“大概方向知道,具體不知道,到了再找人問吧。”


孫先生不放心母女二人獨自前去,怕她們走錯路,堅持要陪她們走到集合地。在孫先生的帶領下,母女二人拖著行李箱就出發了。一路上三人有說有笑,完全沒被炙熱的太陽干擾。


走到路口處等紅燈時,孫先生特意告知吳暇母女應該如何在美國過馬路。在洛杉磯幾乎看不到斑馬線,行人在過馬路時一定要看行人指示燈而并非參照紅綠燈。就這樣又過了幾個路口,三人終于到達目的地了。


大巴車還沒來,看來他們是提早到了。吳暇母女謝過孫先生,看著他獨自遠去的背影心中充滿感激。



如何省去托福考試直升美國大學?移民和留學有何區別?怎樣在美國買賣房屋?留學生在美國能否合法打工?以上內容來自清華社《留美不美》。


內容來源:書問

書名 留美不美
作者姜丹迪
出版清華大學出版社
定價59.8元
書籍比價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 ×

電子紙書

客戶體驗管理——體驗經濟時代客戶管理的新規則

郭紅麗、袁道唯
清華大學出版社[2010] ¥14

高中學霸:好成績是怎樣煉成的

丁雪瑩
清華大學出版社[2016] ¥18

怎樣到美國留學?——兼評美國教育

何學良
清華大學出版社[2014] ¥25

鋼鐵是怎樣煉成的

尼.奧斯特特洛夫斯基[前蘇聯]
中國連環畫出版社[2006] ¥4

合伙人制度:有效激勵而不失控制權是怎樣實現的

鄭指梁、呂永豐
清華大學出版社[2018] ¥37

100萬信用卡/信用額度大咖是怎樣煉成的

卡姐
清華大學出版社[2019] ¥32

初中學霸:好成績是怎樣煉成的

高云
清華大學出版社[2016] ¥16

出版業領先的TMT平臺

使用社交賬號直接登陸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書問   |   京ICP證160134號


注冊書問

一鍵登錄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書問   |   京ICP證160134號

365篮球比分
上证指数行情走势图 快乐飞艇大小计划 股票配资利息 延吉麻将手机版下载 广西福利快乐双彩 福州股票配资翻翻配资完善a 米管家配资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视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多少钱 血流成河换三张下载